欢迎您访问好文语录网!
当前位置:好文语录网 > 情感 > 父亲的感慨

父亲的感慨

时间:2021-04-21 14:22:26 作者:胡艳 关注:279

清明节,我陪父亲去给他的继父上坟。

在坟前,83岁的父亲饱含深情地说:“老爷爷,我带着子孙来给你挂纸了!现在我生活得很好,你的子孙们虽然都很平凡,但都能自食其力,没给我惹过麻烦。要是没有你,就不会有我的今天!还有,这一切还得感谢共产党,要是没有共产党,我现在可能还是长工或是土匪都说不清楚。只可惜你没能看到这一切!要是你在天有灵,就好好保佑我们吧!”

父亲说这些话我并不感到新奇,他是一名有着60多年党龄的普通老共产党员,因为从平时的交谈中,他经常都在念叨着共产党的好,从旧社会一路走来,感慨颇多。

父亲是一个遗腹子,在爷爷去世后两个月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爷爷离去不足为奇,只是苦了年轻的奶奶,拖着年仅6岁的二伯和嗷嗷待哺的父亲相依为命。

在旧社会,妇女社会地位低下,奶奶幼年时被第一任婆家收为童养媳,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也不知在十几岁生下大伯(过后也因故早逝)后,又被婆家卖给爷爷做小老婆,可不幸却又再次降临,爷爷也于1933年农历十月因病去世。爷爷去世后,父亲于当年腊月初八出生,后也几经生死,险些夭折。孤儿寡母的三口,生活的艰辛可以想象。

为了生存,在好心人的撮合下,1935年,奶奶带着二伯和两岁半的父亲改嫁到一户没有儿子的人家做三房(就是抚育父亲兄弟二人的继父家)。在父亲的记忆里,继父很慈祥,待他和二伯不错,虽然生活依然很苦,但毕竟有了一个家,过了十几年虽苦却也温馨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1949年,父亲16岁时,继父又因病而故,生活再次陷入了困境。

由于是“外来人口”,我的继爷爷离世后,奶奶带着父亲兄弟二人没少受别人的白眼和欺负。

直到1950年初,父亲的生活才迎来转机。那时全国刚解放,解放军的宣传队进驻了父亲所在的村庄,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当时作为一个没见过世面,又没有文化的农家子弟,父亲根本无法体会共产党的好。由于刚解放,全国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人民虽然翻身做了主人,生活却依然困苦。那一年,不满17岁的父亲赤着双脚,身着破烂不堪的衣衫,到宣传队报名参军,这个没有文化但帅气机灵的少年有幸被征召入伍。父亲当兵的初衷是改变受人白眼、寄人篱下(这一切从其继父去世后最为明显)的日子,没想到这一去却改变了父亲一生。

入伍后,父亲被编入解放军一师五团三营机炮连武工队,到广西参加地方的基础建设、剿匪等,后因部队需要,同年入伍的全体新兵被编入解放军一八四师补充团,到贵州晴隆集中训练,主要是军事集训,还包括“忆苦思甜”活动,教一些基础的政治、文化课等。在军营中,不仅能吃饱穿暖,学习文化,最重要的是有了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和温情,父亲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切,勤学苦练,吃苦耐劳,加之本生的机灵,被选为班长。

两个月训练结束后,一八四师补充团被编入解放军坦克三师工兵营一连,辗转河北唐山、秦皇岛,从事修路、架桥等工作。1951年9月,表现突出的父亲在秦皇岛黄土坎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52年4月,坦克三师全体官兵全部被调遣参加抗美援朝第二阶段的战争。父亲记忆犹新的是去朝鲜的途中,全体干部战士从金城江坐运货的火车到达武昌,在火车上吃的是干粮炒米。下车后,每人发三个面包吃后,发生了集体中毒事件(事后听传言,是特务在面包中“下毒”所致),开始是皮肤瘙痒,之后出现全身中毒症状,90%的人都发生类似情况。开始时有症状的官兵被送到部队卫生院治疗,后来发病的人越来越多,卫生院住不下,就由卫生兵用水桶挑着中药汤到各连队发药。经过几天的治疗,大多数病情好转,只有少数因病重而转到地方医院治疗,所幸没有人员伤亡。父亲在那次中毒事件中居然安然无恙,还帮着卫生兵发药、照顾生病的战友。

4月底,坦克三师工兵营全体官兵到达朝鲜开城,从事为前线修路、架桥等后勤工作。由于父亲生性机灵,被连队选为通讯员,除为连长做好服务外,还负责各种信息做到上情下达、下情上传。那时通讯工具不发达,多数的信息都要靠步行来回传送。父亲在交换信息的过程中,也是险象环生,所在的部队虽然没有直接上前线作战,但官兵们精神上还是处于高度紧张的战备状态。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枪炮声、飞机的轰炸声不绝于耳,还不时传来战友伤亡的消息。作为战争的亲历者,谈起当时的经历,父亲记忆犹新。

1953年5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尾声,转入停战谈判阶段,20岁的父亲随部队回到祖国北京市丰台区进行为时三个月的战后修整和训练,随后辗转到天津市大王庄加强训练和听候调遣。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

当时部队有令,在1949年10月1日前参军的,回国后继续留在部队的享受排级干部待遇,否则按此待遇复员安排工作。由于父亲表现突出,虽是1949年10月1日后参军,仍被安排继续留在部队。1954年7月,22岁的父亲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初,被部队作为有培养前途的军官人选选拔到装甲兵司令部举办的装甲兵文化学校学习,上半年加强文化基础知识的学习,后转入学习坦克驾驶技术。想到自己的贫苦出生、想到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想到部队对自己的培养,年轻的父亲下决心好好学习,以期有朝一日能更好地报效祖国。

正当父亲满怀报负,充满希望时,由于种种原因,刚举办一年的装甲兵文化学校的全体学员被集体遣散,复员回地方。当时没被选入文化学校的多数士兵却在部队得到提干,父亲与之失之交臂,1957年3月,当兵七年后复员回到地方。

从部队回地方的父亲,虽然在装甲兵文化学校时享受副排级待遇,但最终还是没能转干,加之那时制度也不健全,父亲在家务农两年后才得以分配到县里某企业工作,后来也换了好几个单位,都在企业。从我懂事起,感觉父亲似乎是单位的领导,后来才明白,父亲有领导能力,但有过文化大革命“站错队”的影响,一辈子都以工代干,直至60岁退休。从企业退休的父亲,从每月领取几百元的社保工资到现在的2800元,他心里感到很满足。前年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节目是问“你幸福吗?”父亲还说,要是记者采访他,他就说:“我虽然是低收入人群,但我很幸福!”

父亲80岁那年,由于冠心病频发,我们兄妹带着他到省城就医,做了心脏搭桥术,坚强的父亲与死神擦肩而过。他手术的成功,为病房内不少犹豫是否做手术的老年人鼓了劲,医护人员也为父亲的手术成功感到高兴。术后恢复期的父亲除了对医护人员表示深深的感谢外,还是把这一切都归于共产党领导有方,让医疗技术如此发达,让他这个垂暮之年的老人获得了新生。

如今,83岁高龄的父亲依然健朗,思维清晰,耳聪目明,心态平和,每天看电视新闻节目是他的必修课,有七八个年龄不相上下的朋友,每天下午都要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对国内国际形势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感到欢心鼓舞。每逢节日,看到来城里赶集的人们买回家的礼品,父亲都会心一笑说,如今老百姓的日子真好过啊!

清明节上坟,我们一大家人把好几辆车开到山脚。父亲欣慰地说,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看到老家的通村公路和家家户户的新楼房,父亲由衷地高兴,不由自主地念叨:“还是共产党好啊!”

父亲是平凡的,但在这位平凡的老共产党员面前,作为新时代共产党员的我,在党性诸多方面自叹不如,对之肃然起敬。距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有5年时间了,那时父亲88岁,但愿他老人家能看到这一目标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