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好文语录网!
当前位置:好文语录网 > 日志 > “酸粉”与酸枣粑粑

“酸粉”与酸枣粑粑

时间:2021-04-19 16:52:14 作者:朱小波 关注:179

每当从深秋进入冬天,酸枣粑粑的相关资讯就会撞入我的视线。心理学的书上说“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你内心的样子”,那么一定是我心底有浓浓的酸枣粑粑味道,才会关注到身边喜欢酸枣粑粑的朋友吧。现在我把自己和朋友都定义为“酸粉”。怎样吃到自己喜欢的酸枣粑粑,是“酸粉”们的重要课题。

长沙的“酸粉”们对酸枣粑粑表达喜爱的方式有许多种。掌握了传统制作工艺,又拥有酸枣这一核心材料的“酸粉”,当然是自己动手做。我亲戚圈里的兰姨就属于这一类,贵为大学里的博导,每年深秋之后走亲戚串门时,兰姨会和山里的大嫂一样带上酸枣粑粑做伴手礼。

学院里外地来的老师居多,对酸枣粒这些小果子熟视无睹,只有她这个长沙本地人才晓得它的珍贵。保洁大姐看见兰姨下班后捡过几回酸枣粒,知道她是要带回家做酸枣粑粑后,就主动加入到她的行动中,一个是白天挤时间捡,一个是下班后加班捡,两个人守着一个院子,也算是尽享着天时地利人和吧。

其实在长沙周边城郊的山里,酸枣树也还是找得到的。河西岳麓山是最有名的寻访地我就不详说了,我一个朋友住在城北洪山桥,入秋后晚饭后出门散步也会带个塑料袋,专选那几条有酸枣树的小路走,爬山锻炼身体,捎带着捡回一袋酸枣粒。存在冰箱里,待天气好,一回取出来一份,洗净煮熟捣烂,酸枣泥和上煮熟的南瓜,再加进辣椒、藠头、紫苏、橘皮之类的配料,做成片摊晒晾干,就成了好看又好吃的酸枣粑粑。也许是“物以稀为贵”吧,连酸枣核也舍不得扔掉,会裹上辣椒粉、紫苏叶等,做成酸枣粒,用玻璃瓶子装着,最近我都看她在朋友圈里晒了两回成果了。

我这个百分百“酸粉”,是属于只动口不动手的一类,而且还眼高手低,便利店里的那种酸枣糕、酸枣粒是不会多看一眼的,我家冰箱里冷藏的酸枣粑粑都堪称“手工原创”——是我周末自驾游时从周边的山里人家里直接买回的。尝过了百家味,才晓得关于地域差异,岂止是“百里不同天,十里不同言”,就是这酸枣粑粑的做法也是不同的。

宁乡的酸枣粑粑里红薯掺得不是多了一点点,都有“喧宾夺主”的感觉了,不仅是味道,而且形状颜色都接近于我们老长沙人做的红薯片了。湘乡的酸枣粑粑是真正的原味,就是酸枣泥里加了一点点辣椒粉提味的,所以吃之前最好剪成细条条拌一点点白砂糖,蒸几分钟会更有味道。株洲的酸枣粑粑掺了好多紫苏,颜色都接近酱紫了,软软的,有点甜,应该是酸枣泥里和进了适量的南瓜。

当然,我记忆里的味道,还是在长沙本地人做的酸枣粑粑里,介于湘乡与株洲之间。最先是住河西梅溪湖的舅妈会每年给我们做了送过来。自从那边的山都被开发成了楼盘后,我的美味一度存进了记忆里。某次旅途中无意从小伙伴那里分享到一块酸枣粑粑,居然吃出了儿时的味道,一问果然是大河西人民的手工制作,赶紧加了她的微信,每到深秋就会开启热线联系。现在我打开冰箱看到自己囤的那些酸枣粑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为越冬而忙碌的小松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