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好文语录网!
当前位置:美文语录 > 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推荐

情感美文图文推荐

  • 半个世纪不老情

    当春夏交替时节,接到联络员王晋英传来的将于金秋时节举办老同学50年重聚的讯息后,心绪就始终跌宕起伏,再也没能平静过。在迎接这个特殊日子到来的几个月间,每到夜深人静之际,每当闲暇独处之时,五十年前的那人那事、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就如同过电影般

情感美文最新文章

  • 芒种之忙

    芒种到了,小麦泛黄,父亲的脚步更快了,吃饭都是匆匆扒拉几口。他说,芒种不忙还行?芒种前后麦上场,男女老少昼夜忙。凌晨四点钟,天刚蒙蒙亮,父亲就招呼一家人去割麦。父亲说:麦熟一晌,虎口夺粮。昨儿个太阳

  • 搓绳

    里下河的农闲并非无事可干,就是到了隆冬腊月,生产队也照常上工。虽然田里的事情少了,但场上的生活一样不拉地等着呢。做场上生活的并不是壮劳力,而是老弱病残者和一些十五六岁的半桩子。场上生活比较轻巧,但花样繁多。生产队

  • 青青菜园

    那时,弟弟读书的日子,生活瘦成了一棵秋草。那年,弟弟考上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有工作),读书的其他费用有数万元。对于经济收入低的农家来说,无疑为重负如山。而我那时刚参加社会工作,工资低,也无力挑起这个重担。家人东拼西凑,才把弟弟送入学校大门。

  • 乌饭子

    一年中,乌饭子树总是率先与故乡的一个隆重节日联系在一起。村中有个古老的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心地善良又极孝顺的年轻男子目连,他的母亲死后打入了地狱恶鬼道中,无吃无喝,十分凄惨。目连立志救母,苦苦修行,最终得道。之后,他获得允许,前往地狱给母亲

  • 百变萝卜

    看到这个题目,或许有人说:萝卜就是萝卜,再变也还是萝卜。这话说得没错,但我并不完全赞成,因为母亲的百变萝卜让我吃出了萝卜本身没有的味道。一入冬,母亲就开始变着花样地制作各种萝卜菜肴。腌萝卜是最简单的。母亲腌的萝卜都是毛桃大小的

  • 被子里的爱

    午饭后,我开始缝被子。我把白色的被里铺平,从阳台上抱来棉套,棉套松松软软,一股阳光的味道。我把棉套小心地摊开,放在被里上,再抖开被面,轻轻地覆盖在棉套上,一朵鲜艳的牡丹绽放在眼前。女儿看见了,嬉笑着跑过来,扑倒在被子上,被面皱到了一块儿。我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人这一辈子,好像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了钱 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我们总觉得彼此都等得起。可现实是,等没了选择,等到的却是转身离开和满身的遗憾。还记不记得,我们和朋友说好要去

  • 4月你好:愿一切美好如约而至

    2021年已经过去了一个季度,天气开始暖和起来。这个四月,希望你既努力拼搏,也能用心生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熠熠生辉。1四月,做一个简单又快乐的人。有人说,人越长大,越难快乐。其实很多时候,不是生活变得乏味了,而是快乐的门槛被提高了,变化的

  • 我会记得你,然后继续认真生活

    1昨天赶回老家祭祖,又看见了奶奶生前住过的屋子。看着一件件旧物,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生锈的铁炉子,装着奶奶做饭的烟火气;凹陷的土炕,藏着奶奶睡觉的鼻鼾声。有人说: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如同喝一大杯冰水,然后用很长很长时间流成眼泪。所以,思念一定

  • 在梯田里修行

    小时候,我也有理想,还不止一个。其中很早就付诸行动的,是翻过层层叠叠的山,看山外是啥模样。上小学前,我的主要任务是带弟弟妹妹。我带着刚学走路的妹妹,哪里热闹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撵,若家里有人照看他们,我就如剪断绳子的风筝,一头朝远处飞去。而最远

  • 盼雪

    北风裹着毛毛的雨丝,像幽灵一样游荡于灰茫茫的天空与一派萧条的田地之间,偶尔有颗雪粒愤怒地撕破雨网射向地面,一滚两滚之后又转瞬即逝。老天爷的情绪总是保持着阴沉沉的稳定,灰着脸儿感染着它所面对的一切,向人们宣告着这是冬天的主宰。又一个无雪的冬。

  • 我记住的树

    一片叶子落在我肩膀上,我仰头望这颗长满绿油油叶子的树,很像我曾经爬过的那颗。一颗臭椿树夹在东屋与堂屋的过道中间,我用两支胳膊才能把它抱住。自从我记事儿,它就在那里杵着,那么粗,那么枝叶繁茂。树的干直直地长上去,贴着东屋的墙。刚过了房顶,枝杈

  • 小巷人家

    若非特殊的事情,下午下班我都会从这独门独户,又挤挤挨挨的居家小巷走过。舍近求远走这儿,只为这不足两百米的巷子符合我对居家过日子的期许。静简、热闹,平和、家常,既是群居又是独自。随着巷道蜿蜒的围墙一侧六七十公分高的砖混花圃里四季都有盛开的花儿

  • 亲切的怀念

    六月的风合着栀子花的香味吹进小城的大街小巷,又到一年高考,一样的毕业季,相似的雷声和雨。经历过高考的朋友们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关于高考的心情。长胖的朋友配上高中的图片发文说 高考,十年,曾经瘦过。因为生病影响高

  • 腌酸菜

    过去,北方农村生活贫困,冬季缺乏蔬菜,人们每年秋天都要腌好多酸菜,供冬季食用。收完大秋以后就要准备腌酸菜了。酸菜的种类,以当地种植的菜类为主。我家主要腌三种酸菜:芥菜、胡萝卜和白萝卜。芥菜为主,腌一大缸,萝卜、胡萝卜为辅,各腌一小缸。白色的

  • 人间值得,你更值得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朔风初起,寒冬骤临。转眼岁末,黄花独带露,红叶已随风,是时候停下来歇口气。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好吃饭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人们整日为生活奔波,常常借口工作忙,匆匆扒拉几口盒饭敷衍自己的

  • 母亲的饺子

    孤身在外,又遇冬至。多年来的冬至,我都会谢绝朋友的邀请,一个人猫在厨房里,鼓捣出一大碗饺子,然后在淡淡的月光里,就着一小瓶二锅头,度过寒冷的思乡之夜。大半生里,我爱下厨房,喜欢鼓捣不同特色的美食,但千变万化,饺子却是我的最爱。无论走到天南海

  • 想起儿时闰月年

    光阴似水,日月如梭,转眼到了新年的早春二月。撕去旧章,揭开新页,赫然发现今岁又是闰月年。这意味着这个农历之年又比往年多一月,生命之旅长一程,缸中大米蚀一斗。细看日历,却是闰二月。这使我想起远去的乡村岁月,想起乡间古老的民谣:玩正月,混二月,

  • 一场雪温暖了我的乡愁

    这些年,尽管在南方很难看得到一场像样的雪,然而,心里对雪的喜欢却一直有增无减。每年只要到了添加毛衣毛裤的冬天,我就在想快要下雪了,就期许某天早上一觉醒来,打开门或推开窗,一场久违的、旷世的雪会静静地呈现在眼前。然,这样普通的愿望总是难以实现

  • 老屋

    老屋很老,不知建于何年,墙壁上那布满的青苔和蛛网,似乎在编织着岁月的年轮。老屋坐北朝南,有三间正屋,一间杂屋,约60平方米,上下两层,这在当时,已经相当气派了。门顶之下,砌的是大块青砖,主要是抵御洪水的侵蚀,白衣港临近湘江,经常受洪水袭击;

  • 她是诗

    家中酒柜里,安静地躺着一只红锦缎包裹的匣子,匣子里是两只小银碗,铃铛一样的外型,莲花似的底座,边缘有细密纹理,是让人爱怜的精巧模样。有时兴起,打一盏灯,对着灯转动银碗,银光打在墙上,一圈圈波纹似的散开去,煞是好看。这是老师寄给我的新婚礼物,

  • 心醉在梦里,身醉在雪里

    你那含羞腼腆的样子,总是那么轻声细语,清晨,我打开窗帘,蓦然,窗外雪花如絮。田野弥漫着薄雾,入冬以来的干燥和萧瑟,刹那间仿佛来到了神话般的世界。满目的玉宇琼阁,晶莹剔透银白色的世界,使我霎时间把满脑子的混沌,换成了一派全新的情绪。我兴趣满满

  • 石磨的记忆

    中秋节回家,看到村里的空地上,有一盘废弃的石磨,便引起了我对石磨的记忆。石磨这件古老的器具伴随人类走过了几千年,算得上从石器时代沿用时间最长的家用物品之一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它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我

  • 风吹花露凉

    花露,花上的露水。牡丹、芍药花叶上凝结。张岱《夜航船》里说:杨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凌晨,至后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润肺。可以想象,贵妃当年以胖为美,在宫中饮酒纵歌,一场游戏,一场

  • 从山间小路到精神殿堂

    我出生在燕山深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小足迹印踏在村周围不出十里的几条山间小路上。向村东走一里路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清,河边长满了柳树和芦苇,这是我童年流连忘返的地方。有时,也常常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望着河水缓缓消逝的远方,憧憬外面的世界。村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