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好文语录网!
当前位置:美文语录 > 心情故事

心情故事推荐

心情故事图文推荐

  • 写在便条上的爱

    很早,他就和她同厂,他是三班倒的工作,她也是,一个月里,只有几天能轮在一个时间段上休息。刚结婚,厂里没房,住的是集体宿舍极小的房子,卫生间、厨房都是公用的。他早上8点半下班,她8点已经去上班,回到家,桌子上有一张便条:馒头在锅里,趁热吃,抓

  • 念旧人

    红颜易逝红尘遗,旧人难却旧人忆。凄风北渡赴苦雨,别离之后仍别离。

  • 半个世纪不老情

    当春夏交替时节,接到联络员王晋英传来的将于金秋时节举办老同学50年重聚的讯息后,心绪就始终跌宕起伏,再也没能平静过。在迎接这个特殊日子到来的几个月间,每到夜深人静之际,每当闲暇独处之时,五十年前的那人那事、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就如同过电影般

  • 倒持泰阿的故事

    倒持泰阿的故事  【解释】:泰阿:宝剑名。倒拿着剑,把剑柄给别人。比喻把大权交给别人,自己反受其害。  【成语故事】:  “泰阿”是一把宝剑的名称。关于这把宝剑,曾有种种传说。例如《越绝书·外传》的《记宝剑》那一段里这样说:  春秋时,楚王

心情故事最新文章

  • 村小“八门寺”的故事

    光阴一晃而过,正好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秋天,我被调到八门寺小学任教,自从小学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到过那所学校,当调令拿到我手里时,童年的记忆就像那时候大雨天漫上学校围墙的洪水,流遍了我全身的每个血管,破旧的古庙,沧桑的老松,简陋而狭小的教

  • 书香

    我们的蒙童时代,那场文化浩劫的高潮刚过,附着思想文化的书籍,自是在劫难逃。屋场里念过私塾能够沾墨透纸的人,本就凤毛麟角,遗留下来的几册蒙学线装书,悉数化作灰烬。农家本就少有藏书,那时能够见到的书,只剩下语文、算术课本。一到学期结束,也搁到茅

  • 父亲与叔父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毫不夸张地说他具有中国农民典型的优秀品质,勤劳俭朴友善,同屋场的平辈都称赞他,后辈们都尊敬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尽心尽力照顾我叔父的一生。我父亲出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父亲十六岁那年爷爷就暴病去世, 留下奶奶和父亲三兄妹

  • 老阮

    初识老阮,还是在1998年。他租了我人民路上一间门市,开起了鞋店。既卖鞋又做鞋,前后六七年时间,老阮牌各式皮鞋生意被他慢慢做响了。后来,夏集时兴起购买小城镇户口。神使鬼差,我竟成了那批失地农民。受生计所迫,只好狠

  • 想念一只叫跳跳的猫

    那年冬天,湘西的天冷得让人感到寂寞。我每天宅在租的房子里,画画、上网,挣微薄的稿费。我有大把空闲时间需要填充,我想拥有一只温暖的小动物,最好是只猫。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逛遍整个市场,选中了它,一只土生土长的三色花狸小母猫,一双小小的白爪子

  • 距离从来不是爱情的问题

    他和她从大学时就开始谈恋爱了,爱情长跑了七八年,研究生快毕业时,他向她求婚。没想到,她竟然拒绝了,理由是,他的家在南方的台州,而她的家在东北的哈尔滨,两个人的家相距3000公里,结婚?不现实。她说,她想找一个离家近一点的结婚,这样方便照顾父

  • 做“年客”

    刚过了小年,二哥就给我打电话问:今年过年,你打算在家过几天?我告诉二哥:根据现在的情况,打算腊月二十八中午回去,大年初二下午就得返回。按照计划,腊月二十八中午回到老家,二哥就拿出一张纸来,告诉我:这

  • 粮票的故事

    那天,我收拾家里的衣柜,不经意中搜出了一些花花绿绿的粮票。它们一下子攫住了我的视线,勾起了我对陈年往事的追忆。我小的时候,在供销合作社买糕点等食品还需要使用粮票,而当时粮票很紧缺,一般的家庭都没有多少,舍不得使用。我的父亲就把家里积攒的有限

  • 泯然众人自尊的岌岌可危

    朱昱霖低头看看表,才七点二十五,她以为自己会到的很早,然而在上班高峰的公交车里面挤了四十多分钟之后,竟然看到了更多比她到得还早的人。全市新苗杯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据说,获得一等奖的孩子很有可能被各个重点初中争抢。朱

  • 寻找老果

    星火科普大集。望花乡李子弯村的刘老五走在人群中,看似悠闲随便,眼睛却打闪一样搜寻着什么,终于,他发现了一个人。那人瘦瘦的身材,中等个儿,一双不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人很精神,身穿蓝色夹克衫,背着印有果蚕的布兜子,

  • 来福好

    军训的教官是个山东人,大眼睛,肤色黝黑,嗓门大,热情而腼腆。别的教官自我介绍的时候大都会说,大家好,我姓张,以后大家可以叫我张教官。然后同学们齐声说,张教官好!我们教官站在前面吭哧吭哧了半天,说,我叫张来福。

  • 少年林

    林林在柳树村小学念四年级,学校离家有三四里地,半路上要经过一片人工幼林地,这片幼林被命名为少年林。林林每天路过这儿,都要看看和她一起成长的小树。这一天,她这个小值日生打扫完教室,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地往家里跑,头上用

  • 先生买鸡蛋

    打去年起,先生买鸡蛋,再也不在菜市场买了。他总是趁晚上散步的时候,去一户农家院里买。他买回的鸡蛋,要比别人的小一些,价格却要贵一点。我常常拿着他买的鸡蛋和母亲买的相比,询问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小那么贵?他从不解释,被我逼急了,就拿起一个鸡蛋在我

  • 碰瓷

    老王是个退休干部,最近却干上了碰瓷的事。这天,老王正在街上溜达,突然看到前边一辆面包车缓缓地开过来,眼睛一下子发亮了。面包车里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好像正热烈地讨论着什么。眼看着面包车就要从老王跟前开过去了,老王突然冲到车前。开车的男人急忙刹车

  • 婆婆的“巨款”

    周末回家,婆婆神神秘秘地拉着我和老公进房间,从一个装冬衣棉被的大箱子底,摸出一红肚兜儿。我很是惊奇,笑嘻嘻地问婆婆,什么好宝贝啊?藏得如此严实。婆婆笑而不答,指着窗户,让我去瞧瞧窗外可否有人。我快速地走过窗旁,望

  • 悔而自责

    国,身上可有2块钱?做么事?二妹生了孩子,她叫我去不用给,你都八十多岁了!我断然拒绝。奶奶很是失

  • 过年的声音

    年快要到了,晚上我和妻子吃过晚饭,相约一起出去散步。当我们路过郊区一家建筑工地时,我们发现有一个男人守在窝棚里,他正在看护着工地。这个时候,人们都忙着回家等着过年了,相信谁也不会来偷建筑工地上的东西。窝棚里突然响起了音乐,那音乐让我的精神为

  • 我的军旅故事

    在和平年代,我作为军人,虽未上过战场,但也曾受过无数人的尊重和爱戴。今天,再次握笔,向大家讲述两个极为让人感动的故事。这两个故事的发生,从此,也让我的名字进入了上海交大的史记。题记上海交大魏伟&rd

  • 鱼腥草的故事

    从前在大巴山深处有一大户人家姓侯,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侯员外有一子,年方十七,自小聪明善良,勤读圣贤书,为人正直。就在全府上下为侯员外准备过五十大寿时,有一人献来一条大鱼。员外非常高兴,吩咐厨房寿宴当天清蒸。侯公子正在房中读书,隐约听见一个女

  • 茶与春天的故事

    在这个春天,平利茶闻名天下,也让平利成了网红打卡地。各地朋友纷至沓来,他们去看蒋家坪,也去看西北有名的茶叶大镇长安镇。长安古镇,位于陕西与湖北的交界处,南依蜡烛山,北靠道教圣地西岱顶,生产环境纤尘不染,所产绿茶含

  • 你打过孩子吗?

    4月30日。一睁眼,看到朋友发在群里的图片,我乐了。画面上一个嚎啕大哭的孩子。下面注明国际不打小孩日。我转发到朋友圈。朋友问:你打过孩子吗?笑而不答。没动过孩子一根指头的中国家长,有吗

  • 歪门

    夏日如秋,风凉雨愁。清冷的灯光下,瘦弱的乞丐蜷在路边,手旁的棕色旧碗里几张皱巴的纸币,游哉悠哉。灯光前缓缓挪来一位流浪汉,到乞丐这里停下来,扭过头,向乞丐掷出一枚闪烁银光的硬币。乞丐睁开眼,上下打量前面这位流浪汉。你占的地方是

  • 黑色婚礼

    罗曼去世了。马路两边,簇拥着黑灰色的男人们,古槐树挂着被风剥削干的发白的叶子,每次风来,扑簌簌掉下来。住在这条街道的妇女围在她的屋子小门前,争着一睹这位年轻时身段苗条,常年穿着白裙的女子容貌。男子们也时从窗户里投去敬慕之情,对于他们,信仰也

  • 喜欢否决的阿姨

    作为家居清洁专业人员,阿芬初来乍到,一番实地考察后,问我:你自己不擦玻璃的?亮着一双眼睛奇怪地看我。我老实交代,拖地抹台是有的,可别指望我擦窗户玻璃,因为,擦十多层楼高的窗玻璃,高空作业,还要不要小命?&ldqu

  • 记住孩子的“身份”

    去逛商场,碰到一对母女,女儿在前头哭哭啼啼地走,母亲在后头絮絮叨叨地数落女儿,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她刚给了孩子五块钱买文具,孩子只买了一块钱的橡皮擦,可找的四块钱却不见了。这个母亲有些气愤,说孩子是个马大哈,什么事都做不好,并搬来一些女儿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