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好文语录网!
当前位置:美文语录 > 人生故事

人生故事推荐

人生故事图文推荐

  • 写在便条上的爱

    很早,他就和她同厂,他是三班倒的工作,她也是,一个月里,只有几天能轮在一个时间段上休息。刚结婚,厂里没房,住的是集体宿舍极小的房子,卫生间、厨房都是公用的。他早上8点半下班,她8点已经去上班,回到家,桌子上有一张便条:馒头在锅里,趁热吃,抓

  • 念旧人

    红颜易逝红尘遗,旧人难却旧人忆。凄风北渡赴苦雨,别离之后仍别离。

  • 半个世纪不老情

    当春夏交替时节,接到联络员王晋英传来的将于金秋时节举办老同学50年重聚的讯息后,心绪就始终跌宕起伏,再也没能平静过。在迎接这个特殊日子到来的几个月间,每到夜深人静之际,每当闲暇独处之时,五十年前的那人那事、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就如同过电影般

  • 倒持泰阿的故事

    倒持泰阿的故事  【解释】:泰阿:宝剑名。倒拿着剑,把剑柄给别人。比喻把大权交给别人,自己反受其害。  【成语故事】:  “泰阿”是一把宝剑的名称。关于这把宝剑,曾有种种传说。例如《越绝书·外传》的《记宝剑》那一段里这样说:  春秋时,楚王

人生故事最新文章

  • 叶柏寿的故事

    在东北辽西地区,叶柏寿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我初次听到叶柏寿这样的地名,感觉特别顺耳。不过我也时常在想,咋就能起出这样的地名呢?后来我专门查了资料,才知道叶柏寿原来是蒙语的音译,表示大房子的意思。这座紧挨着内蒙、河北的小县城,还辖有许多以

  • 故事人生

    郑钦小月十三岁了,满脑子幻想,越发喜欢听一些不着边际的故事。给她讲的故事当然越离谱越好,但情节设置又要与现实生活沾边,不然,她连珠炮似的发问,直问得我这个讲故事的人心虚,就连我讲的故事也显得涣散没有诚意。其实,很多故事也是我听来或者读来的,

  • 六叔

    日前回刘地老家,闲聊时有意无意地说到了去世十多年的六叔。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夜里,六叔的面容又出现在梦中喊他六叔,是因为跟我父亲那帮兄弟在大排行中他排老六。父亲排第三,最小的是

  • 根叔

    在元月初,我到淮北市殡仪馆参加一位近亲的丧礼时,遇到了好几年未见的根叔。已经73岁的根叔明显老多了,背驼了不少,头发白了大半,穿着一件八成新的羽绒袄,精神状态不错,依然头脑清晰,耳不聋,眼神也行。以前不离身的老烟袋不见了,不过他并没戒烟,吸

  • 成长路上点灯人

    参加公益活动,我认识了一位喜爱分享童话故事的中年女子。那天,为了配合她朗诵童话故事,主办方临时找来二三十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来客串。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在家长和节目主持人的引领下,蹦蹦跳跳地走上舞台,但家长一离开,有

  • 刘婶

    刘婶本名叫于祖秀,1936年正月19日出生于镇坪县上竹乡,1959年跟随丈夫刘仁义一起到千家坪林场,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苦的修路、植树职业生涯。山里风俗,女子出嫁后都在称呼前冠以夫姓,又因大多数都沾亲带故,就有了王表婶娘、李表伯娘诸如此类的称谓

  • 五叔

    上午正在会客,电话响了,看显示,是五叔。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五叔是城市打工一族,轻易不给我打电话,一旦打来,通常是有事求助。便不顾礼貌,早早地谢客,去探望五叔。五叔在电话里说,也没什么事,只是春节回老家过年,今天回来了,告诉你一声。我们小

  • 灰灰菜先生

    很早以前,大巴山里有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村民们大都目不识丁。一天,来了一位先生,愿意免费给村里的孩子们当教书先生。村长喜出望外,马上找工匠给村里盖了一所一学校。第一天上课,先生站在讲台上说:同学们,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灰,

  • 单姑娘,单医生

    单医生是乡村诊所梁医生的助手。短发,秀美,好身材。起初她是病人,到梁医生这里来治疗不孕。梁医生没法治,天生的子宫发育不良。梁医生见她喜欢孩子,又性格温柔,便叫她做自己的助手,专门负责打针。单医生不敢给孩子打针,孩子一哭她手就发抖,一直抖到腿

  • 堡子

    堡子是土生土长的。苍黄的脸,历经时光,长满褶皱。风剥,雨蚀,又长了一些黑斑。看上去,老态龙钟。堡子用泥土夯筑记忆,装满村庄动荡的旧事。它封存了嘴,只用眼睛说话,任凭雨水和风剥蚀它的肌肉筋骨,渐渐地,瘦了一些,就露出一层一层的土骨架。那些夯土

  • 那个进城的自卑少年

    我有一个朋友,交往了10多年,平时来往,他对我大多是保持礼节性的客气。我总觉得,彼此没有进入内心,俗话说的,差一点地气。不过有一次,这个小时候叫侯三的男人,他喝了酒,进入微醺状态,开始向我回忆第一次去县城的情景。自从有了那次倾心相谈后,我感

  • 醉阳光

    有个故事,很有意思。说的是古代宋国,有一老翁,一生耕作于田野,家境贫寒,只靠粗麻之衣过冬,但他十分喜欢晒太阳,甚至晒出了灵感,自认为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mdash

  • 几丈故事:傻根

    要问起村里人谁最老实,他们都会第一个想到傻根,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有些傻,脑子不好使,但听话,好欺负,只要说些软话请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只不过有老道士教养着他,出格过分的事他都没有做。说起老道士,那是村子里公认的有本事的人,那几年里又闹旱

  • 默默关怀,淡淡守望

    我家楼下住着一个倔老头,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孤苦伶仃。我们就给他出主意:张大爷,您应该申请低保,可以享受国家救助。张大爷摇摇头,说:我身体还好,可以自食其力。因此,小区物业就分给他一

  • 和爷的紫砂壶

    和爷爱喝茶,只要闲下来,那把紫砂壶就不离手。壶暗红色,比手掌大不了多少,通身温润如玉,泛着亮光,也不知跟着和爷多久了。和爷喝茶,一次只倒一小盅,在手里转来转去,仔细看看,再闭眼闻闻,才小口小口地啜,一小壶能喝大半天。有时他不喝茶,把壶托到与

  • 银线连着幸福来

    在豫西乡下,这样的美景随处可见。湛蓝的天空下,高大的泡桐树之间,悬挂着一排排银线似的挂面,千丝万缕,蔚为壮观,在暖阳和微风中酝酿着独特美味。我就是奔着这一幅幅美景而来的。也是想看看30多年前我曾教书的村庄灵宝市川

  • 二叔

    二叔叫美平,是我父亲的大弟。他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奶奶一提到二叔就会掉眼泪。二叔人长得高大,国字脸,用我们那里的话说是个好伢子。他为人热情善良,一身正气。二叔在我们街上的资东书院教小学。二婶也是老师,娘家也是我们街上的。两人本该幸福

  • 人生的“转弯”

    前不久,城里某个单位的领导突然问老王,是否想换换工作环境,他们单位缺个笔杆子,只要老王愿意去,后面的一切事情由他帮忙解决。老王不老,毕竟才三十出头,但就是这样年经的他,竟出了一本散文、一本诗歌,那洋洋洒洒几百万字

  • 阿牛

    一春风吹,天气暖记忆中,一个身穿蓝布衣,脚蹬解放鞋的十七八岁的青年,背着一个大背篼,迈着缓慢的步子,嘴里哼哼着小学一年级的某篇课文的一段句子,一步步地向上攀登。他就是阿牛,寨里人都

  • 快乐老太

    快乐老太是在这条街上住的时间最长的华人,已经七年了。她是和老伴儿一起奔着儿子来的。老伴儿前两年得了心梗,没抢救过来,走了。儿子原先在墨尔本City上班,后来公司搬到了悉尼,远了,不能每天回来。所以平时家里就她、儿媳和两个上幼儿园的孙女。她家

  • 忆刘荣

    刘荣离开我们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四岁。到今年的3月11日,已经整整两周年。一个中年男人,上有双亲,下有女儿,苦尽甘来,却突发胰腺炎,生命嘎然而止,令人扼腕叹息。每每想起,泪如决堤之河。好端端的一个人,大清早起来,准备去上班,但很快,又折了回来

  • 自传体小说《我的前半生》

    一、年少不懂爱许久没有写自己真实的东西了,今日并没有那么忙,就和大家絮叨一下自己年少不懂爱的故事吧。这些往事使我至今难忘,不知道算不算初恋吧。我自小就成长在东北农村院,是个地地道道农村娃,话说那个年代的小孩子成熟的比较晚,其主要原因是小时候

  • 保洁阿姨

    小区的保洁员走马灯似的老是换人,总是由于各种原因干不长久。最近,小区又来了位五六十岁的阿姨打扫卫生,居民们纷纷议论,说还不知道能干几天呢!早上上班,我恰好和阿姨撞了个正着,她热情地同我打招呼。当时,她戴着围裙,手里拿着一块洗得发白的抹布,旁

  • 门卫何师傅

    六十来岁,高个儿,圆脸儿,眉目间透着和气,他是我们学校的门卫师傅,不大爱说话。每次出入校门,他总会微笑着点头致意,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大家都唤他何师傅。何师傅是个勤快人儿,脾气极好,每天总是笑眯眯的。校门口有两排小吃摊位,每天早上、傍晚

  • 老夏的后顾之忧

    2016年,我在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原实习单位留用,算是有了一份工作。两年的打拼与奔波,感到都市生活苟且而无奈。2018年春节,家乡宝应在招聘村级后备干部,思量再三,最终转换角色,成了一名村官。为了早日熟悉工作,就像导师带学生,张支书带着